av99影片亞洲區

關於部落格
av99影片亞洲區
  • 9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包邊的正確包邊法

包邊的正確包邊法
包邊的正確包邊法
紙型大致都已寄發出去
隔天就有姐妹?完成作品
Susan發現有些作品袋蓋比包身還寬
這是不對的尺寸喔
問題出在包邊的完成線
請參考以下作法~~~
包邊斜布條要對齊完成線車才是正確低
否則蓋子會比表袋大ㄛ~~
繼續閱讀

親身體驗的事

親身體驗的事
這是昨天我洗玩頭的事了.....
剛洗玩頭
就用毛巾把頭包著並沒有
立刻把頭髮吹乾
過了一個小時之後把毛巾拿下來了也沒有把頭髮吹乾就順便把頭髮綁起來
繼續看著我的電視
越看越晚越看越晚
就上樓睡覺
了因為我的房間很熱
但又不想吹
冷氣所以就把電風扇
轉的稍微大一點整個電風扇朝著我的臉
吹結果隔天
我醒過來發生了一件我超後悔
的事
....
......
........
.......
........
.........
.........
.........
那就是為什麼我沒有把頭髮吹乾就睡覺啊
害我早上偏頭痛!
繼續閱讀

只能留言-【王文華】

只能留言-【王文華】
住在台北,得用手機。 手機的一百種優點,我不用講了。我要講的,是手機的危險。 我講的不是得腦瘤之類的危險,我講的是手機會把每個人變得很奸、很甜、很膚淺、很遙遠。 先講膚淺。24小時帶著手機,自己就像一隻狗,24小時被手機溜。收訊越強、狗鍊越長。收不到訊號,我們會抱怨主人沒把我們牽好。我們被手機牽著走,它響不響,決定了我們的情緒和方向。甚至它不響時,我們也不願休息,忙著傳簡訊,或漫無目的地看手機中儲存的姓名。有了手機,很少人孤單時在沉思,沒有人再拿筆寫字。手機就像測病人心跳血壓的儀器,我們夜裏不敢關機,白天一但沒有動靜,我們就感到性命危急。手機也讓人變得陰險。「顯示號碼」的功能讓我們可以過濾電話,可以不顯示自己的號碼。人在彼此心中的份量,清楚地被列入排行榜。電話響起,我們常看著螢幕上的號碼,像考慮要不要讓親人安樂死一樣,猶豫著接不接。不接,待會要不要回電、編什麼謊言?接,要用什麼口氣、需不需要假裝在喘息?打來的人當然也在算計。留言,就要陷入等待的劣勢,搞不好一周後他才用e-mail回覆。不留言,顯得我不夠大方,萬一他真的是在廁所不是就無法及時回話。電話響,還沒接通,雙方已經開始打仗。被過濾掉固然受傷,被接起來有時更羞辱。我們都有這種經驗:「喂,林小琪,嗨我是王文華。」
「嗨,王文華,我待會兒打給你好不好。」(小琪啊小琪,你如果在忙,幹嘛接電話?)更慘的是,
有時她接起來了,卻在一個不適合的場合。你柔情萬種,背好了台詞要約她(「喂,林小琪,嗨我是王文華。」)她接起來時放低聲音,顯然在公司的重要會議(「嗨,王文華,怎麼樣,有什麼事?」)或是你千言萬語,終於要跟她表白(「我愛你!」)她在大街上,背後是公車的噪音(「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你從不知道,「有什麼事」這四個字,竟是人生最狠毒的拒絕方式。你從不知道,「我愛你」再說一遍,竟要費這麼大的力氣。不適當的地方講手機,往往會傳達錯誤的訊息,此時就要借助簡訊。簡訊是兩人關係進入更高境界的象徵。寫簡訊時不用主詞、很少署名、英文字簡化到要猜的地步,因為有想像空間而無比甜蜜。但有時你聽到嗶嗶兩聲,興高采烈地跑去看簡訊,結過發現竟然是系統業者的促銷訊息。此時你心中大罵「XXX」,然後決定從遠傳換到台灣大哥大。手機謀殺了私人的空間,所以培養出許多謊言。由於理論上手機讓我們在任何時候找到任何人,所以找不到時,就需要很多解釋。我們都說過也聽過這些謊言:「喔,我手機沒電了/掉了/沒帶/當時在陽明山收不到訊號。」「你打來時我在開會/洗澡/在街上聽不到/跑來接時你已經掛掉」。此外,我們都幹過這等低級勾當:當不該打來的人打來時,假裝閒話家常,然後告訴身旁的人說剛剛是同事打來借手提音響。我們也偷看過情人的通話紀錄,當被對方撞見時,會說我的手機沒電了借你的手機打一下。 其實我不知道,手機使人更近或更遠。
有些人的手機,永遠只能留言。

繼續閱讀

生活中的美麗

生活中的美麗
聽一首音樂,它只是一串跳躍的音符;感受一首音樂,它即是一曲生命的樂章。聽對方說話,它只是一疊瑣碎的句子;感受對方說話,它即是一段交流的時光。走過施工中的街道,有人會臭著臉咒罵:『挖!挖!挖!無處不挖!不亂挖馬路就沒事做是不是?』有人卻能如常的過日子,不因外在環境的醜化,而壞了心情。生活不可能盡如人意,總為這些不可能盡如人意的事情生氣,是跟自己過不去。改換一個角度、觀念去看待造成你不便的人事物,以欣賞、享受的[心態去接納,如此,生活便會少了不悅,而多出歡喜。須知,你一時的不便,將造就日後多數人的便利,包括你自己。一名漁夫住在海邊數十年,從沒離開過漁村,一名都市來的釣客問他:『你不覺得一輩子待在這裡,很沒意思嗎?』漁夫回答:『怎麼會?我每天都在享受不同的生活!』一名病患長期臥床,一直待在醫院裡,他的親人問他:『整天躺在床上,很無聊吧?』病患回答:『不!我雖躺在小小的病床上,但卻能看見常人看不到的萬千風景!』生活是靠內在心靈在感受,而非藉外在物質在促成。就如一片葉子飄落,你能看它很詩情,也能看它很哀愁。用包容、豁達的心情看待世事,縱使身處生命的低谷,也能覺察、感受人世的美好。成功的人生,不該著重在物質的成就,而該落實在生活的營造。汲汲累積財富,全心打拼事業,待走到生命終點,回首觀望,是失落了一切?還是收穫良多?一名世人認為很成功的實業家,臨終前說了一句話:『我這輩子最大的遺憾是,我有這麼成功的事業!』事業的成功,剝奪了他與親人相處的時間,剝奪了他品味生活的時間,剝奪了他接觸許多人事物的時間,剝奪了他一輩子的歲月;以致,他的人生空洞到只有一項『成功的事業』。不管你現在是怎樣的心情,怎樣的處境,請檢視你的人生,看看你的人生:是否少了溫情?少了浪漫?少了夢想?少了自在?少了開懷?如果是,別再耽誤了,要盡快補充!別再耽誤了,要盡快補充!

繼續閱讀

同學說我才是詐騙集團...(這個好笑一定要看)

同學說我才是詐騙集團...(這個好笑一定要看)
前天meeting前…接到了一通沒有來電顯示的電話…一個操著很重的大陸口音女子打來的…女:你在幹麻?我:你…你是那位?女:你不記得我啦?怎麼才點小感冒你就認不出我來了…
(太老套了~一聽就知道是詐騙的)我:哦!!(驚喜狀)愛莉絲啊!!!女:對啦~我:最近在幹麻~~你怎麼人突然消失了?~~你花店的生意怎樣了?女:就普普囉~是這個樣子啦…最近我有點麻煩…要現金週轉…我:沒問題啊…大家老朋友…一句話…要借多少女:你手邊有多少?我:約八千萬左右…女(大喜…):那…可以借我個三五萬週轉嗎?--------------此時…我老闆出現了…並大叫了一聲“大學部的來了沒有?!”-------女:你現在在那?怎麼這麼吵?我:我們在開會啊~你忘啦?我們總統府最近有很麻煩的事啊~女:哦~~這樣啊…那借錢的事…(被我打斷)我:借錢沒問題~~我們先討論一下利息怎麼付吧~女:我們這麼熟了你還要跟我算利息呀?而且我也沒錢付利息呀~嗚(可憐貌)我:利息還不出來就用妳的肉體來還啊!!(我冷冷的道)女:什麼?我沒聽清楚~你說什麼?肉體?我:唉呀~愛麗絲你別裝啦~~我們的關係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ㄎ…ㄎ…ㄎ…女:不要這樣咩…我:唉呀~幹麻呀~上個月還狂野的咧~~你今天裝什麼聖女呀~ㄎ…ㄎ…ㄎ…女:…(沒講話)我:不過還是不要讓克勞德知道我們的關係~~知道嗎?女:克勞德??我:對啊~~你那是什麼口氣啊?裝不認識啊?
你知不知道你突然消失…他四處在找妳啊??女:哦…哦…對…唉~感情的事麻~就這樣…
讓人捉模不定的(妳在講三小…跩啥)女:那借錢的事…我:嗯~借錢沒問題~~我給你二條路走~第一條是用肉體還…
第二條是先把我借你的三十萬先還我~女:三十萬?我啥時跟你借過三十萬啦?我(兇惡貌):你現在是怎樣?借給你錢…你現在給我裝耶就是了?
借了你三十萬說我沒借你?那你現在要跟我借錢我怎麼敢借你??女:我會還你啦~~你借不借我啊~~(開始不耐煩加兇惡貌)我:!!!你兇啥!!現在是你欠我錢還是我欠你錢啊!!女:對…對不起啦~~我會還你啦~~你幫忙一下啊!我:不然現在我們先出來飯店happy一下~表現讓我滿意我再借妳囉~ㄎㄎㄎ(邪淫貌)女:別這樣麻…我:這樣啦~~我問問克勞德看怎樣~他說要借你~女:喂…別跟他說…我把手機拿給我同學…然後跟他說…你現在是愛莉絲的男朋友克勞德同學A:喂…我克勞德!女:…同學A:你現在是怎樣!你怎麼突然消失了那麼久…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你!女:沒有啦…就發生了一些事…不想讓你擔心(幹你娘真會扯)女:你可以借我嗎?五萬~~同學A:你跟我同事文森特借了三十萬…為什麼不還他?女:我會還啊!先借我麻~~同學A:那你跟我借的五十萬怎麼辦?女(大驚):五十萬!!??同學A:對啊~~你跟我們借的那麼多錢到底在幹麻啊?女:就炒股票啊…被套牢了…同學A:那你電話怎麼沒顯示…女:不要問那麼多啦…(兇惡貌)同學A:靠妖喔…你不講就別借啊!!女:唉唷…給你同事聽啦~~(她指我)我:怎麼樣?談不攏嗎?那我借你啊~~
不過一天要讓我HAPPY一次直到還清哦~ㄎㄎㄎ女:你們這些人怎麼都這樣啦!!!?--------此時…老闆已經在跟專題生meeting…老闆講話非常大聲-------我:好吧~~你乾哥Jordan也在這裡~~我問他看看借不借女:喂…同學B:妳誰啊!!!女:我愛莉絲啦…同學B:剛他們兩個沒跟你說我們在開會嗎?
現在陳水扁很火大~你沒聽他講話這麼大聲嗎?女:那你借我錢啊~~我真的走投無路了!!同學B:那你欠我的八十萬呢?女:……(掛電話)

繼續閱讀

不用管就會乖的前五名男生星座

不用管就會乖的前五名男生星座
星座排行榜:不用管就會乖的前五名男生星座(參考太陽跟金星) 第一名:巨蟹座。 巨蟹座的男生非常有家庭觀念,而且他不喜歡膽小,他認為外面的花花草草是惹麻煩的根源,
他能避就避,但是巨蟹座有一點悶騷,所以他會主動去逗別的女生,
對方開心他就會很有成就感,但是對方如果因此要跟他接近,巨蟹男反而會害怕。 第二名:水瓶座。 水瓶座的男生人家要他往左邊走,他就往右邊走,所以老婆越不管他,他越不會動,
越管他他也會越叛逆,另外水瓶座婚後保守的性格就表露無疑,雖然想法很驚世駭俗,
但是絕對不會做,而且婚後他開始注意到自己角色問題,慢慢的社會道德的束縛會越來越多,
雖然年少輕狂,但是當了人家的老公之後就乖到不行了。 第三名:金牛座。 金牛座很有家庭觀念,他覺得維繫兩個人的感情並不是愛多少來衡量的,
即使愛的感覺已經消逝了,但是為了責任感他還是會呆在家裡,但是為了紓解,
他私底下會培養很多興趣,把精神放在興趣上,金牛座覺得外面的世界很寬廣,
回到家就是休息,於是家裡越單純越好。 第四名:魔羯座。 魔羯座的老公基本上不喜歡出去玩,他比較喜歡在家裡看電視,
他唯一的享受就是把家裡的視聽設備弄得很舒適,只要老婆尊重他的這項嗜好,
即使不跟他講話都沒有關係,他還是會好好的呆在家裡。 第五名:射手座。 射手座的男生如果找到真心相愛的對象,他就會很乖了,射手座喜歡有個性的女生,
而有個性的女生通常都很有魅力和特色,這反而讓射手男容易有危機意識,
因此只要對方把自己管好,把自己都維持在最好狀態,射手男絕對不會外遇。

繼續閱讀

再見,小童

再見,小童
來源:網路流傳

精靈學校四年一度的學習之旅就要開始了,小精靈們一早就圍著學科噴泉排排坐。
精靈小童興奮地看著噴泉裡閃閃爍爍的各色水珠;
他不知道這些代表不同學科的水珠,
會是哪一顆落到他的手上,告訴他未來四年要學的是什麼。
公佈學科的時間到了。噴泉裡的水珠突然往上一沖,
四散旋開。所有精靈手上都落下了不同顏色的水珠。水珠很快漾成了字。
「再見?」小童看著手上藍色水珠漾成的字,「『再見』有什麼好學的?」
他轉頭看看別的精靈,有的精靈手上是白色水珠漾成的「自由」,
有的是金色水珠漾成的「笑」,有的是紫色水珠漾成的「夢想」......,
每一個精靈眼睛裡都閃著喜悅的目光。
一朵蛋糕雲飄過來,接走一位胖精靈,胖精靈手上寫的是「驚喜」。
一個音樂盒飄過來,半空裡撒下許多音符,
把一位矮精靈兜上天空;矮精靈抽到的是「幸福」。
一段亮紅的地毯從遠處一路鋪來,停在一位瘦精靈腳前。
瘦精靈走上去,地毯略略抬高,又退向遠處;瘦精靈抽到的是「尊貴」。
精靈們陸續被接走了,只有小童一個還待在原地。
怎麼?抽到了「再見」,就要我最後走,跟每個精靈說再見嗎?
小童紅著眼看著同伴一個個離開,心裡很不高興。
一串花葉編成的小船,緩緩從天邊飄來,托起小童,又緩緩向天盡頭飄去。
小童回頭看看精靈學校,覺得空蕩蕩的噴泉真難看。

記憶谷
花葉船飄到一座山谷,一位老法師站在谷口,鬍子閃著七彩的顏色。
「歡迎來到記憶谷。」老法師領著小童,走進山谷。
「這是七色鹿,這是秋天樹,這是七日花......。」老法師邊走
邊介紹谷內的生物。「等一下,等一下。」小童耳朵邊不斷冒出新名字,
聽得他糊裡糊塗:「沒弄錯吧?我是來學『再見』的,不是來學『認識』的!」
「不急,不急。」老法師笑笑說:「等你學會了什麼是『認識』,
我就會教你怎麼說『再見』。」
什麼跟什麼嘛!小童覺得老法師腦袋裡住著一個外國人,說的話他都聽不懂。
晚上,老法師帶小童到屋子裡,領他到床邊。
「以後四年,你就睡在這張床上。」
小童躺上去才發現床中間有點凹,窩著有點難受,但是他忍住沒吭聲。
老法師點點頭說:「好,我們明天見。」
「再見!」小童大聲應回去。老法師笑了笑,走出房門。
再見?還不容易,不就這麼簡單!小童翻身想睡,卻被凹凹的床弄得睡不著。
第二天開始,小童每天都跟著老法師待在谷裡。
他們有時待在樹下,有時躺在草地上,有時只是隨便散散步,
有時卻又呆呆的站在小溪中央,然後,在星星出來之前,
老法師會說一個自己的故事給小童聽。這就是再見嗎?
不到三個月,小童就把記憶谷每個地方都摸熟了。
可是要認識完記憶谷裡的生物卻整整花了他半年的時間。
慢慢的,小童才發現有些動植物都不見了。
「他們都死了。」老法師解釋說:「記憶谷裡的生命都不長久,
還記得七日花嗎?你來的第七天她就死了。
有些生命消逝得太快,你來不及和他們說再見。」
小童沒說話;他對七日花根本沒有什麼印象。
「『認識』需要時間與傾聽。」老法師說。
小童開始和老法師定時躺在山坡上聽芒草唱歌,
或是在不同時刻去看秋天樹,有時也會和路上碰到的動物一塊玩耍;
小童最喜歡騎在七色鹿背上,一口氣跳過山中一百條小溪!
第二年秋天,老法師帶小童到秋天樹前。
「他就要消失了。」老法師說。秋天樹的葉子已經掉光,樹幹正慢慢變成透明。
小童走上前摸摸秋天樹的樹幹說:「再見了,秋天樹。」
秋天樹晃晃樹幹,像要和小童說再見。一陣風過,秋天樹整個消失了。
「這就是『再見』嗎?」小童問。
「你說呢?」老法師反問。
「我不知道,」小童搖搖頭:「我覺得我還不認識他。」
「你不是已經知道他的名字,也跟他聊過天嗎?」老法師又問。
「可是,我覺得我還沒真正了解他,」小童說:「他也還沒了解我。」

變形遊戲
第二天,老法師要求小童每天也說段自己的故事,來交換他的故事。
小童本來以為自己的故事,一定沒幾天就說完了。
但是奇怪得很,只要一看到老法師期盼的眼神,小童就立刻會想起一段自己的故事。
對於老法師,小童越來越有親切感。從老法師每晚說的故事裡,
小童發現老法師也曾經是一個淘氣的小精靈,也曾經在魔法大考時作過弊,
還曾經逃過家呢!小童最喜歡聽老法師講他年輕時的流浪故事;
為了體會樹的感覺,年輕時的老法師一變變成松樹,在山上整整站了兩百年呢!
「只有易地而處,你才能真正知道對方的感受。」老法師說。
「易地而處」,似乎挺好玩的嘛!小童開始跟老法師玩起變形遊戲。
他們有時會變成山羊,和山羊一塊咀嚼青草的滋味;
有時加入老鷹的行列,在山谷裡盤旋;有時變成芒草,
站在山坡上迎著狂風猛搖頭;有時又變成鵝卵石,
躺在河床上,讓河水從他們身上流過。不過,小童最喜歡的,
還是變成七色鹿,和牠一口氣跳過一百條山澗。
第三年年底,小童發現自己已經喜歡上了記憶谷。
可是,記憶谷裡的動植物卻在不斷消失。

真正的再見
一天,他們在溪邊看見七色鹿。
「牠快死了。」老法師說。
小童蹲下來,看看七色鹿。
七色鹿半張著眼睛,急喘喘的呼著氣,牠身上的七色斑紋漸漸消失......。
紅色斑紋首先變淡。小童想起那些和七色鹿一塊跳過山澗的日子。
橙色斑紋跟著漸漸褪去。小童想起河水流過他身上那種冰涼涼的感覺。
黃色斑紋接著逐漸轉淡。小童想起芒草在風中歌唱的聲音。
綠色斑紋不再顯眼。小童想起他早已經習慣了凹凹的床舖。
藍色斑紋暗下去。小童想起那些他來不及說再見的動植物。
靛色斑紋漸漸消失。小童想起他第一次見到記憶谷的情形。
紫色斑紋最後也離開不見。小童想起他第一天見到老法師的樣子。
七色鹿身上已經沒有一點顏色,小童伸手摸摸七色鹿的頭。
七色鹿輕輕闔上眼,不再動了。
「這就是『再見』嗎?」小童問。
老法師笑了笑;他鬍子上的七彩顏色消失了。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